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银河击水的空间

鹏张垂天翼,志与银河齐;乘风过南海,击水三千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黑猫夜战鼠辈  

2016-10-30 17:25:49|  分类: 论猫谈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6年05月29日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【此文纯属瞎扯,仅供娱乐】

    
2016年05月29日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人与鼠辈大战,不知是从何年代就开战了,人为万物之灵,昂扬七尺之躯,与此鼠辈恶斗几千年,从古到今,从未间断过。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   我是一间食品厂仓库保管员,我的蜗居正是成品仓库的隔壁,这陋室,与成品仓库一壁之隔,夜间,在石棉瓦的夹缝间,鼠辈倾巢出动,成群结队,来往络绎不断,川流不息,它们个体虽算小型动物,但是家族庞大,更使人瞠目结舌者,是它们那种无所不咬,无所不吃的馋嘴,这时我只能静躺床上,俨然好似《巨人国》里的高康大,卧看鼠辈的横行,虽是金刚怒目,但是由于劳累了一天,实在疲惫不堪,因此只能忍耐和平共处,谁知那些丑类,得寸进尺,它们看好了我仓库里的食品,它们闻香而动,大模大样爬上货架,偷吃了商品,还肆无忌惮拉下一颗颗黑色的恶臭难闻的粪便。我顿时无名火起三千丈,拍床而起,一个箭步,抄起鸡毛扫,但这帮家伙也鬼灵得很,看见我动真格的,就一哄而散,但是我清楚知道,它们仍伏在暗处,睁着贪婪的眼睛,等我熟睡后卷土重来。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  我躺在床上思忖,我此举实匹夫之勇耳,鼠辈一向以狡猾闻名,它们的智商,在动物世界里也不是等闲之辈,我追剿时,它们凭着视觉的敏锐,行动的灵捷,逃遁的快捷,它们分散开来,或前或后,忽左忽右,同我捉迷藏,累得我面红气喘,大跌眼镜,还为此打翻油罐,摔破碗碟,弄翻椅子,狼狈不堪,气恨恨得睡不着觉,转辗在床上直到天亮,这时,我只能摇头叹息,真是“鸡鸣风雨后,战后已黎明”。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

     鼠辈当然并未闻风丧胆,它们在前夜虽不敢明火执仗,但也并未消声慝迹,它们等我睡着,又卷土重来。我骤然惊醒,顿悟到穷寇要追,除恶务尽,我想到俗话说:“一物治一物,酸糟治头虱”。鼠辈如此猖狂,我何不找它们一天敌来治之?于是想到猫,听说我老爷爷养有一只黑猫,是一只名闻遐迩的“杀鼠猫”,我就赶到老爷爷那里借猫治鼠。

 

     黑猫借来了,刚开始时,想必是鼠辈们慑于黑猫的声威,非常害怕,白天不敢出来偷东西,只是躲在隐蔽的洞口偷偷窥视这只黑猫的行动,偶尔仅有一只饿极了的小鼠出来踽踽独行,看见这只有名的“捕鼠英雄”,果然是体态健壮,威风禀禀,也许是鼠辇们看了心里有点儿发怵,终于平静了几日,可是它们继续再观察几天,看见这只黑猫,虽然是身体强健,但是体态肥胖,行动迟缓,完全没有那种“杀鼠猫”的威风。它终日眯着眼睛,绻曲着身体懒洋洋地在仓库外晒太阳,这都是我老爷爷宠坏了的。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

    鼠群里最大一只老鼠,生着一身黄褐色的杂毛,是鼠群的头领,我就把它命名为“锦毛鼠”,白天,它不敢出来偷东西,晚上实在太饿了,才悄悄出来偷一些掉在地上的零碎的食品,当这只老鼠正在偷东西时,这只黑猫有时醒来也看见,但是它却是开一只眼,闭一只眼,动也不想动,看着“锦毛鼠”在自己的鼻子底下把东西偷走,当然,有时它也装模作样“咪——”地叫了一声,“锦毛鼠”吓得慌忙逃回自己的洞穴,真是得志猫儿威似虎,吓一下鼠辈也好,但是它们诚恐诚惶地探头出洞口观察,但是观察了老半天,看见这只黑猫仍是绻曲着身子,眯着眼睛,再没有什么举动了。它知道这只黑猫根本就不想管这么多闲事,锦毛鼠的胆子越来越大起来,到了夜晚,它就出来偷点饼干、果冻什么的,有一次,当它正把一盒牛奶饼干拖回洞里时,突然发现,这只黑猫霍地站立起来,弓着身子,似乎就要猛扑过来的样子,吓得它魂不附体,掉就跑,但是跑了一段路,没有听到黑猫追来的脚步声,它壮着胆回头一看,见这只黑猫还是躺在原地不动,它明白了,刚才这只黑猫弓着身子,其实它并不是想出击捉自己,而只是它躺得太久了,起来伸一下懒腰而已,一场虚惊。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

    但是食品仓安置一只猫看守,自己偷起东西来,始终是碍手碍脚,有所顾忌的。锦毛鼠不愧是锦毛鼠,它考虑,这只黑猫调到这里后,每天都是吃主人的一些残菜剩饭鱼头什么的,实在没有多少油水,这黑猫没得什么外来之食,一定会吃腻了,为了讨好它,就得想办法为它换换口味,于是锦毛鼠就到鸡笼里偷来一只又肥又嫩的小母鸡,它将这只小母鸡的脚咬跛后,将这只小母鸡拖到这只黑猫常常睡觉的地方扔下,试探着这只黑猫的动静,翌日,果然不见了这只小母鸡的踪影,地上留下遍地凌乱的羽毛和一滩血迹,它知道这只黑猫忍耐不住了,到嘴的肥食,不吃白不吃,它终于忍不住诱惑,对这只肥嫩的小母鸡

下手了,它心里非常高兴,这样,过不了多少天,这只锦毛鼠又偷一只肥嫩的小母鸡进贡给黑猫,日子久了,黑猫吃肥鸡吃惯了,变成一只不厌足的馋猫。几天吃不到肥嫩的小鸡,它心里就烦,发出喵喵喵的叫声,这时锦毛鼠知道火候到了,这一天,它拖着一只肥嫩的小母鸡,在光天化日之下,招遥过市,公然走在黑猫面前经过,小母鸡拚命挣扎,口里喊着:“救命!救命啊!”黑猫实在无法,只好懒洋洋的站起来,将锦毛鼠拦住,可是这时,这只锦毛鼠一点也不害怕这只黑猫了,它竟大言不惭地对黑猫说:“黑猫警长!你现在将我逮住,以后还有谁帮你弄到肥嫩的小母鸡呢?你还是把我放了罢,你把我放了,以后,我每个星期给你送来一只肥嫩的小母鸡,这样你的口福就不浅了!”黑猫听后,觉得这主意很不错,何必呢?何必去得罪这么多的“鼠”,于是,它就放过这只锦毛鼠的偷鸡行为。这只黑猫开始与鼠辈同流合污,沆瀣一气,猫鼠同桌,觥筹交错,猜拳打码,大吃大喝,猫鼠称兄道弟起来……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

    为了更牢固同这只黑猫的关系,这只锦毛鼠,挖空心思,静静地观察黑猫的日常生活举止,它发现每当黑夜来临时,这只黑猫就心神不定起来,两眼定定盯着对面的楼房,这时,就听到住宅楼上主人的房间里,传出一声声喵!喵!喵的叫声,这声音,剌激、性感、清脆悦耳,非常动听,听了让猫族心旌摇动,难以把握自己。原来是主人养有一只白雪雪毛绒绒的波斯猫,这只小母猫,全身雪白,没有一根杂毛,并且有一双逗人喜爱的红眼睛,它不会捉老鼠,它的职责,是每天只会骚首弄姿,做出种种媚态逗主人喜爱,以解主人的闷儿,现在这只波斯小母猫,正在发情,发出一声声勾魂夺魄的求爱声。锦毛鼠知道这只黑猫对这只波斯小母猫深感兴趣,所以,每到夜晚,当主人睡着的时候,锦毛鼠就偷偷溜到主人的住宅楼上,偷了主人的一只小玩具,一面逗着波斯小母猫玩耍,一步步将这只活泼可爱的小母猫引下楼来,引到黑猫跟前,就悄悄地躲开了,嘿,它这招果然奏效,黑猫与小波斯猫好上了,它们臭气相投,互相嬉戏打闹、耳鬓厮磨,厮混在一起半步不离,鼠们大喜过望,奔走向告,偷食更是有恃无恐。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

     一个月后,这只波斯小母猫生下一窝杂交的小猫,可是我那女邻居,高兴之余,请兽医来检查她好窝波斯小猫,一个个传染着鼠疫,本来这波斯猫是不捉老鼠的,能传染上鼠疫呢?我开始怀疑黑猫有问题,请兽医一检查,果然,问题一定是出在我那只黑公猫身上,黑公猫已身患上不治之疾,兽医诊断说,因为黑猫长期与鼠辈为伍,沆瀣一气,竟染上一身不治的鼠疫,我怕它的病危害人类,只好将这只原本名声显赫的“捕鼠英雄”还给老爷爷,老爷爷怕它祸害四邻,只好把它忍痛杀掉。

 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大黑猫夜战鼠辈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 

2016年05月29日 - 闲驾月舟 - 闲驾月舟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