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银河击水的空间

鹏张垂天翼,志与银河齐;乘风过南海,击水三千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夜闭门静读书  

2013-01-06 15:11:08|  分类: 学海泛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





 

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

 

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 雪,下下停停,停停下下,持续几天了。雪天的夜来得特别早,才5点半天就完全黑了下来。寒气的冷夜,指尖冰冰,不宜上网。坐在不生火炉不开空调的客厅里看电视,委实需要一点革命精神,何况电视节目不怎么样,不看也罢。关了电视,开了电热毯,上床看书,自认为是聪明的举动。


     漫长的雪夜,许许多多的生物都冬眠了。而喜爱读书的人,却是一个黄金季节。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拥被而坐,听着窗外雪花悄然落地的声音,不自觉中用自己的手指轻轻触摸书背,宛如感触作者不朽灵魂下挺起的高贵脊梁,恰如品尝好友相聚淋漓酣畅开怀大笑的亲密氛围,恍惚中产生一种斑驳陆离的感觉。无论历史迷雾的层峦叠嶂,还是时代变迁的沧海桑田,终将无法掩盖万千图书散发的文明之光,而正是这越聚越强的光芒,指引着人类从黑暗的远古走了出来,走入了今天灿烂的文明。人类文明演进金字塔的基石,正是这一本又一本的书万千百年来搭建而成,而我们作为人类中的一分子,又怎能不读书呢?

 
      雪与夜的相遇,成全了“雪夜闭户夜读”的古典浪漫。冰天雪地之时,品一杯清茶,阅一卷闲书,寄情于书海,相忘于江湖,放下功名利禄,淡出得失荣辱,信马由缰,率性而读,击节高歌,扼腕慨叹,“妙处难与君说”,这是何等快事!陶冶在书的海洋里,也能在蓝天与绿地之间,使自己慢慢地成长、成熟和强壮起来,这是何等惬意!


      以书为舟,游走四方,确为一种享受,尤其是在雪夜。因此,有人牛角挂书,有人凿壁偷光,有人读书在马上、在入厕、在枕上。年轻时的毛泽东为了锻炼自己的毅力,更是坐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城墙头上看书。平凡如斯的我,没这等定力,只喜欢独自一人展开书卷,慢慢品味,悄然享受。


      打开书或杂志,不知不觉地跟着书中的人物走进远古或乡野,走进刀光剑影或恩怨情仇。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只感到周围很静,静得耳膜都在承受一种无形的压力,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自己和手中的书的存在了。

 
      我读书并无偏好,雅至诗词歌赋,俗到村野荒言,无所不览。黄金屋、颜如玉,那是文人的说辞,我读书远没那样的远大志向,打发消磨时间罢了。只是书中的清溪、芦丛、野嵩、曲水,寂寂晨籁、红潮绿韵,扁舟歇泊烟雨、苏子芒鞋竹杖,让我心静、心安!正如清人涨潮之《幽梦影》所曰:“人莫乐于闲,非无所事事之谓也。闲则能读书,闲则能游名胜,闲则能交益友,闲则能饮酒,闲则能著书,天下之乐,莫大于是。”于是,在雪夜里捧着书,安然地浪费时间。


      雪夜读书别有一番滋味。这样的夜,这样的雪,即使透窗望去,发现有峨冠博带的高士抒怀,或者有巧笑倩兮的美人掩映,我也决不会感到稀奇的。想起白居易的《问刘十九》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真是个诱人的提议。三两知己在这大雪茫茫的夜,于一个温暖的小屋中守着火炉把酒谈心,何等的畅快!人生至此,夫复何求?而在大多数的时间里,如没知心朋友来倾诉,就只有读书,书中别有天地!

 


      雪夜读书是一种心境,更是一种幸福。眼睛看着书,思想却开始漫无边际地游荡。回想近段时间,因有工作忙碌,一直谓之是福。如今市场竞争,丢掉工作的朋友不计其数,自己乃身在福中应知足。雪夜有书可读谓之福,冬日有懒觉可睡谓之福,寒冬有日头可晒谓之福。如此看来,幸福简单得无处不在,有迹可寻,似乎人人皆是幸福之人。只是灯下的人很多,幸福的人却太少。在雪夜读书,特别是对书中不同的人对幸福有不同的认识,方发现幸福感是有层次的。幸福的深浅与阅历的深浅有关,还与内心的渴求成反比,与瞬时的心情成正比。琐碎简单的幸福,易受生活灰尘的掩埋。


      传说古人为追求幸福而雪夜读书的故事,那无非是家贫而好学,点不起油灯,跑到雪地里借雪光一用。我对这样的故事将信将疑,试想家贫的人自然穿不起裘皮大袄,雪地里坐上十分钟,毫无疑问会手脚僵冷,人的本能便要调动全部精力去对付寒冷,怎可能有多余情绪看得进书?再有那些头悬梁锥刺股之类的事,恐怕也都是古人编出来训诫后人的,如此酷刑已非常人所能忍受,若再读书,绝对要有特异功能不可。

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

 
      不过,金圣叹“雪夜闭户读禁书”的名言,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,但是年少懵懂的我并不知道那怎样能成为一代书评大家的乐事。随着阅历和年龄的增长,似乎慢慢地悟出了其中的一些味道。

    历朝历代之所以列出长长的禁书清单,无非是因为那些禁书有碍人们博取功

名利禄、有碍社会教化。《红楼梦》就曾高悬于禁书榜上,恐怕那些圣人们担心

的是书中的儿女情长会纷扰了“十年寒窗无人问”的辛苦读书人脆弱的神经。

《绣榻野史》、《株林野史》、《昭阳趣史》等关乎“男女私情”的也皆为禁

书,估计被禁原因如出一辙。禁书中自然不乏真知灼见,但也有不少垃圾和渣

子,禁书中的观点和事例大致都是反主流的,所以看禁书不是受禁书影响而被洗

脑,从此背叛主流,就是对主流观点有了反思与对比,心态反而更加平和与理

性。想来以金圣叹的学识和修为当属后者,“雪夜闭户读禁书”该是他人生最大

的乐趣,他享受的是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的极乐之境。


      在今天这样一个多元而开明的时代,禁书越来越少了,那些解禁的“禁书”更多的应该归类于“闲书”。所谓闲书,大概是指它不涉功名利禄。也正因此,这些闲书才真正拥有阅读的趣味,阅读时既不必头悬梁锥刺股,也不必沐浴焚香,正襟危坐。

 

 
      人生无非是“谋心”和“谋生”而已,我们每天沉浮于滚滚红尘之中,当是为谋生而忙。人的灵魂和心灵再怎样高蹈,也需要寄生于凡俗的皮囊之中,所以谋生总是必要的。可是在谋生之外,我们的心魄同样需要滋养和成长,这心魄的滋养大概就是“谋心”,而读书则是“谋心”的坦途了。古人说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我很佩服古人的想象力,然而我却不敢存此奢望,但求“万卷古今消永日,一窗昏晓送流年”,在读书中解忧消愁便好。读书,只为寻求一种恬谈的心境,寻求一种愉悦心性的感觉。

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

 
      诚如古人所说,“读书随处净土,闭门即是深山”,读书其实不需要什么特定的环境。不过,我还是喜欢雪夜读书。无暇的雪让心性澄明清澈,深沉的夜让心境平和沉寂。雪落似有似无的声音,那是一种真正的天籁,在这天籁之中心中一片澄明,很容易就回归了自我,回归了内心。于是,书就成为在寒冷雪夜里最温暖的去处,让书中的思想散发出的光芒,温暖我们寒冷与寂寞的雪夜里心,使我们在凛冽的寒风里如沐春风。


      雪花,这光明的琴弦,以纯粹的力度与稠密的音律击打着人的灵魂。雪光照耀的路上人影幢幢,无数的人踏着雪光而来,又有无数的人饮尽雪光而亡。看着被雪光映得透明的纸张,于是对雪夜读书有了大彻大悟的体会,有读书只为雪光笼罩的包容。把心灵折叠了起来,让苦难在雪光的心夜中灿灿生光!

 
      窗外无声无息的雪,在夜的灵魂上轻盈走动,那种圣洁那种净美海潮般向我涌来,慢慢深入我的灵魂深处。轻轻的读书声越过雪的舞蹈轻叩窗的玻璃,那声音如种子穿越土地一样动人。作家刘伟林说:“雪夜读书,让雪光休憩、停泊,泊在心灵的深层。既是对逝去的日月的负疚的望守,更是对灵魂的洗涤与回照。才能不分时代的辽远与地域的疏隔,那种由来已久的认信与感悟才能在心中熠熠生辉。渴望发轫于对雪夜的持守,自然释疑这种寒冷的味道,还期望着四季中雪夜的深长与无声。”


      雪夜读书,偶尔听得窗外风卷雪落的声音,混混沌沌。这时,掐一把在被窝里捂的热呼呼的大腿,感叹这温暖的可贵。由此想到古人之围炉夜话,是何等的诗意与风雅。不由得也技痒难当,抽笔把读书的感悟拼凑小文若干,一浇胸中之块垒,不亦乐乎!

 

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 
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
 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
雪夜闭门静读书 - 银河击水 - 银河击水的空间

   




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